秋雁女性网 > 文学 > 情感 > 正文
蝴蝶梦
2019-01-11 16:55:35 来源: 秋雁女性网
或者,在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一个角落藏着那么点存放经年的东西,岁月斑驳,也不能使它蒙尘纳垢。对它来说,每一寸光阴都是一种爱抚。流年似水

  或者,在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一个角落藏着那么点存放经年的东西,岁月斑驳,也不能使它蒙尘纳垢。对它来说,每一寸光阴都是一种爱抚。流年似水,那东西渐渐变得像一件古董家具,泛出一种乌亮柔润的光泽,阒然无声地凝聚而改变着一个人全部的爱与哀愁。

?

?

  很小的时候,看过一部名为《蝴蝶梦》的电影,论爱情没有《魂断蓝桥》感人致深,论气度不如《乱世佳人》雍容华贵,可就是莫名其妙地让自己喜欢,甚至后来读了一篇杂文,谈到这部影片的译名并不贴切,都没来由的忿忿然了好一阵。

  从来不喜欢蝴蝶,那种炫目的斑斓在眼里一直是虚伪而不堪一击的装饰。蝶翅上发出莹光的彩粉像极了戏剧舞台上诱惑目光的脸谱,所有的浮华都在文过饰非,遮蔽人们投向那奇丑无比肉身的视线。蝴蝶的美丽喧闹而缺少品味,又有点不够彻底的世俗。

  不喜欢蝴蝶,却甩不开蝴蝶的命运。做了物质人,却偏偏欺骗自己和别人精神更重要,这是蛹蝶化之后的悲哀。在成长中蜕变,脱胎换骨的常常只是表相,霓裳似的蝶衣赢不了蜻蜓清纯透明的双翼。简单有时才是完美,不然它怎么能飞过白垩纪、侏罗纪,飞过恐龙、猛犸象的尸体停憩在亿万年后夕阳中的秫秸。人是生命的过客,唱着晚霞中的红蜻蜓,做着刹那芳华的蝴蝶,并非宿命。

  因为是蝴蝶,所以爱梦。梦是暗示,是警醒,是那些说不清道不明做不尽的愿望。三万六千回的日升日落,三万六千翻的逍遥游行。梦里是花团锦簇,齿颊含香;梦外是风霜雪雨,锻打历炼。梦其实更是艰辛跋涉中的希望和补偿。曾有报载一异人四十余年不曾入睡,另一异人一睡即需半年,私下以为他们都不是幸者。不曾入睡的人,体味不到美景入梦的怡然,感受不到恶梦醒来的快意;一睡不起的人,享受不到夕去朝至瞬间即逝缺憾的美丽,却注定为时不待我痴缠。这世上,终竟没有人可以做洞中一日世上千年的神仙。

  蝴蝶是为爱而活的,为一件被称为感情的事困扰终生。它飞来舞去,绝不会为某一朵花做永久的停留。可以很爱很爱一个人,却不要自欺欺人地宣称,不再会为别样的风光吸引。面对爱时,从容是一种境界,一个人也只是一只蝴蝶而已。不同的仅是蝴蝶没有遮风避雨的片瓦,人可以筑钢筋水泥的家。蝴蝶为了片瓦终生追逐,人为了家终生劳碌,殊途同归,也许才是生命的本质。

  一位美国科学家预言宇宙的终结是时间的冻结,一切的宇宙景象将在时间里凝固。那么,天荒地老的一刻,还会有人存在,有蝴蝶见证吗?!而转瞬之后蝴蝶也罢人也罢是否也就成了永恒的琥珀。当《蝴蝶梦》的片段在脑海里回映,当曼德丽庄园的大门缓缓地在故事里洞开,当记忆的迷雾被阳光拔散,也许,只是蝴蝶的梦。

  文章来源:秋雁文学社区 文/泊心儿

辽ICP备11002676号-40 qiuy.com
蝴蝶梦 - 情感 - 秋雁女性网 577777开奖现场聊天室